临水听訞

等圣诞,等艾蕾。

【α伊始】楔子(上)

  太阳将落不落之际,两个穿着同样服装,腰间别着长刀的人影正肩并肩走着。
  “这好像是我从来没见过的花呢。带回去给日光和莹石看看?”绿色长发的人影在将暗的天色下俯身,观察着地上六瓣的罕见花朵。
  同行的人转头看过去:“哎?但我为什么好像在哪看见过……”银蓝色头发的人回忆了一下。“算了你想带就带吧。等等,那是预兆黑点吗?”
  天边,黑色的点慢慢扩张开来,身着月白色衣服的身影缓缓出现。
  “哦?太阳快落山了才来。可让我好等。”绿发的人站直身子,挂在腰间的长刀被他握在手里。
  “不用先吹个哨吗?”
  “不用啦。我的能力你还不知道吗?”他自信的把刀鞘甩出去,正面对着月人的部队。
  “小心一点啊,沙弗莱。”银蓝色头发的人同样拔刀,做出防守的姿态。
  “放心吧。”沙弗莱石握紧长刀,发动了攻击。
  战斗并没有持续多久,沙弗莱石很轻松的斩断了最大的月人的头,对方身体中的孔洞里空无一物,马上就化作烟雾消失了。“我说没问题吧,月光。”沙弗莱石略带骄傲的看向他的搭档。
  月光石却突然向前冲去,好像要跳上月人的云。沙弗莱石正奇怪他为什么要上来,手脚就同时被什么东西缠住了。
  “沙弗莱!”月光石挥动着长刀,挡掉飞来的箭矢,焦急的呼喊着搭档。
  沙弗莱石的嘴也被缠住,但他仍努力的想呼喊出声:不要过来!可月光石还是跳上来了。刚刚落地,黑色的绳索就缠了上来。他立刻躲避,但左臂还是被缠住。月光石下意识的想挣脱,但随着一声脆响,他左臂被缠住的地方断了开来。绳索带着他左臂的那部分快速回收,眨眼间就看不到了。
  “听雀!”一个声音在月光石的大脑中炸开,“快走!快啊!”
  “不……我怎么能抛下你!”月光石仅存的右手挥动着长刀。
  “来不及的,听雀。已经——”
  “追叶!”伴随着碎裂声,月光石惊恐的抬头。一块晶亮的绿色碎片和一颗绿色的眼球飞了过来。站在云朵边缘的月光石下意识的扔下刀就要去抓,结果没有掌握好平衡,不仅没抓到,整个人都向后倾去,摔下了月人的云。
  从高空坠落的月光石直接摔碎在了地上,也幸亏没有掉在海里。一柄长刀划过天际,但最终没有击碎那片云。
  蓝色长发的人停在月光石面前,轻轻的问了一句:“还好吗?”
  月光石的头没有完全碎掉,他听到了这个声音,努力转了一下眼睛:“蓝宝石……吗?”
  “嗯。是我。”蓝宝石吹响了请求医疗支援的专属哨声。
  “粉钻走的时候,你是什么样的感觉呢……”月光石半阖上眼,声音都破碎起来。
  蓝宝石愣了一下,眼中散不开的悲伤浓郁起来,他抱起月光石的头颅,轻声说道:“会好起来的。一定会的。”他和月光石脸颊相贴,“不要去想了。什么都不要想了。”
  “好恨什么都做不到的自己啊,”月光石喃喃的说,“为什么我救不了他?”
  “不要再想了,这不是你的错。”蓝宝石抱得更紧了。太阳已经落下一半了,暖红色的光照亮了一地的碎片。那颗绿色的眼睛也在光下微微发亮,注视着那个跪坐在地上的身影,和他周围满地的银光。

—————————————————
说好的不写正文……MMP哦……
算了反正也写不了多少。

评论

© 临水听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