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水听訞

想信胜小可爱实装!!!

扔一个猫物表

时间线混乱,从六部曲中间插进去并篡改了剧情

霜雪
漂亮的银白色母猫,蓝色眼睛

赤松
玳瑁色带黑色斑纹的公猫

光翅
带有银白色虎斑条纹的黑色母猫,绿色眼睛

银霜
蓝色眼睛的银白色母猫,四爪为浅灰色

斑掌
玳瑁色斑纹公猫

(黄蜂条 玫瑰瓣)
白杨曙
冰蓝色眼睛的浅褐色条纹公猫,耳朵是黑色的

灰溪
浅灰色带深色斑点母猫

飞羽
银白色虎斑母猫,耳朵和四爪颜色较深,左眼蓝色右眼绿色,尾巴较长

力量与敏捷都不是同等大小的武士能达到的,曾在三招之内放倒虎星,也能一掌击飞一名普通武士。很神奇的是她的毛色和光翅恰好相反。曾经遇见暗尾时教过他一些战斗技巧,后来表示十分后悔,但仍狠不下心来对其出手...

我!挖坑!不填!

———————————————————

  斑叶睁开眼睛,耳边似乎还回响着猫的尖叫和嘶吼声。我不应该是死了吗?她低头,看见脚下是一片白朦朦雾气似的东西,但又像羽毛一般软绵绵的。斑叶想象过这种触感,每一只猫都在无论多大的时候都想象过那种东西的触感会不会是这样的。这一定是飘在天上的那种……

  “欢迎来到云间。”斑叶被惊的跳起,转身看到一只银白色的虎斑猫从雾气中走出来。“斑叶对吗?很高兴认识你。”母猫开口,声音颇为悦耳,“我叫飞羽,是云间的……管理者。你若认为是族长也无不可。”

  她说话好奇怪……斑叶想到。她仔细打量了一下名为飞羽的母猫,发现她两只眼睛的颜...

一切恶的开始,都是想呼唤天使,但回应的只有恶魔。于是回应被接受了。

捏了个玩玩_(:з」∠)_
是世界观里的“律帝-(临水)听訞”的部分人设,这个双马尾太可爱了
https://charat.me/front/create/

不行这个太有意思了hhhh
摸了一组
顺序是冬青叶、虎星、火星
一开始不会调渐变那块儿,导致小冬青的头发成了渐变色,火星的耳朵和头发也不是一个颜色……【扶额】

我知道都是我的妄想
一切只是戏剧一场
我不在意是不是伪装
就算被打击的遍体鳞伤
也是我自讨苦吃的下场
可试问一同度过的时光
有没有被触动过心房
我不追究或真或假的真相
只希望
无论最后结局怎样
能笑着回想
当年庆贺时的击掌
那人眼睛清澈明亮
承认的颇为大方
说不曾遗忘

之前西风语的一个突然扩展。

大概吃过的三次cp都是这样的吧。不像bl向的大家都是渐渐的淡了或者很正常的有了另一半,是自然又绝望的分别;bg向的总给我带来很大的冲击,布谷和陆地都是这样。但回想起来于我都是一样的伤感。

就这样吧。年轻的时候磕cp还会zqsg,现在老了,开始学会给自己留条后路了。

那个……安卓的……咸鱼……想要好友_(:з」∠)_
活动礼装只要有就会挂的,技能也会努力升的,不要嫌弃我QWQ

非预料结局

再次回归讲故事模式(×)
————————————————————
原曲:lemon
重填词:临水听訞

如果转过身就能看见
无边绚烂星空
无所顾忌的星光
闪烁在你黑色瞳孔

说好一起见证的未来
诺言犹在耳畔
为何声嘶力竭也不再
回应我的呼唤

幼时的湖畔 海边沙滩
笑声仍有色彩
即使是无聊话题
也消磨一天过半

旁边花园里 脆弱花瓣
由谁照料盛开
流浪的小猫如今又
趴在谁家的窗台

过往还闪烁在眼前
时光中泛黄的照片
现实却无情剥夺去
你应有的明天

可否能再与我一同并肩
无意之间相逢那家书店
迟到之后悄悄踮起脚尖
装作不经意遇见

坐在步行街边长椅怀念
曾经学校盛开的睡莲
在我面前流光溢彩着的 是你的笑颜
希望这一瞬间能够成...

循环

又名“算了还是想给Cycle写点什么”
关于Cycle我能再写十篇!【暴言】
————————————————————
原曲:腐草为萤
重填词:临水听訞

朦胧中 虚幻已初生
欣喜地 绵延着虚空
将万物都搜罗 填补进这空洞
渐渐溢满瞳孔

沉眠苏醒时 繁花盛开于心中
抛开了所有 沉醉于长梦
奢望有人能 回应我细微的请求
赐予我 盛大的相逢

回溯着过往 只剩下残像
是我抛弃了 那些光亮
灿烂的开场 却迎来绝望
终随着时光 一瞬泛黄

偶然间 触摸到旧藏
被思念 震动了胸腔
环顾四周围墙 垂眸隐去泪光
原来仍有希望

悄然无声地 用笔尖书写荣光
留下的回忆 不会被遗忘
琐碎生活中 总时刻相伴在身旁
不分离 不再是奢望

如果有如果...

以前小,不懂事。一想到过去的不会再回来就特难过,哭上一整天的那种。后来明白了,你就算眼泪汇成个太平洋,车轮还是该转就转,难过有个屁用啊。

© 临水听訞 | Powered by LOFTER